<address id="1v17j"></address>

      <span id="1v17j"></span>
      <listing id="1v17j"><listing id="1v17j"><menuitem id="1v17j"></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v17j"><nobr id="1v17j"><meter id="1v17j"></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1v17j"><form id="1v17j"><listing id="1v17j"></listing></form>
      分享到:

      格薩爾王:一個英雄的誕生

      格薩爾王:一個英雄的誕生

      2022年06月07日 10:57 來源:《中國新聞》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專訪導演路奇等主創人員 揭秘動畫電影《格薩爾王之磨煉》幕后故事

      動畫電影《格薩爾王之磨煉》海報。(電影出品方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動畫電影《格薩爾王之磨煉》海報。(電影出品方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中國新聞》報記者 程小路 報道】“東方的荷馬史詩”“世界唯一的活態史詩”“西藏民俗文化的百科全書”……誕生于千年前的雪域高原、由藏、蒙民族共同創作的“格薩(斯)爾史詩傳統”(下稱《格薩爾》史詩)擁有2000萬字的浩瀚內容,如何用100分鐘的時間講述這個故事?近日即將與觀眾見面的國產動畫電影《格薩爾王之磨煉》的導演路奇、編劇王運生、人物設計陶沖接受《中國新聞》報專訪,揭秘他們將這部世界最長“活”史詩搬上大銀幕的經歷。

      導演路奇。(電影出品方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導演路奇。(電影出品方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史詩之“重”:流傳千年 仍在生長

        2015年的夏天,國產動畫電影《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引爆票房。國人耳熟能詳的“西天取經”故事被濃縮成90分鐘“歷經磨難找回自我并拯救蒼生”的英雄成長史。導演路奇看過后靈光一現:他一直想拍的“中國人自己的英雄”格薩爾王,也可以用動畫形式呈現在大銀幕上。

        時間回到1987年,路奇因為拍攝一部電影到西藏采風,回程時經過四川德格——傳說中格薩爾王的故鄉。他慕名前往德格印經院,想從那里保存的木版印刷畫上汲取藝術靈感??吹骄澜^倫的版畫后,他大受震撼,也第一次知道了格薩爾王這個英雄人物。

        路奇在德格住了五六天,天天去寺院看版畫、賞唐卡。他心中冒出一個念頭:“格薩爾王的故事太精彩了,要是拍成電影,一定非常好看?!?/p>

        從孵化影視IP(知識產權)的角度來看,誕生于藏族部落社會時期、2009年入選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的《格薩爾》史詩無疑是一座富礦。作為中國三大英雄史詩之一(注:另外兩部為蒙古族的《江格爾》、柯爾克孜族的《瑪納斯》),格薩爾王鏟奸除惡、降妖伏魔的故事經過了上千年的打磨,其中包括個人成長的“小情”,也有各民族和諧相處共建家園的“大愛”;有眾多形象豐滿的人物,精彩的戲劇沖突,也有清晰的劇情主線和豐富的細節枝蔓。

        但從改編的角度來看,這部“東方的荷馬史詩”影視化難度極大。其120部、100萬詩行、2000萬字的內容載量,超過包括荷馬史詩在內的世界五大史詩字數之和,而且直到今天仍在不斷充實和創新。這樣一部“活”的史詩,應該如何改編?

        路奇的想法是:拍成動畫電影?!陡袼_爾王之磨煉》成了他從業40多年來的首部動畫電影。這個讓他魂牽夢縈35年的故事,在經歷了約5年的籌備和打磨之后,今年即將在國內公映。

        在路奇看來,和很多中國傳統神話里神仙不同,格薩爾王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他生活在人民群眾之中,他的喜怒哀樂和現實緊密相連,他完全融入了這片土地——這是他最可寶貴的地方”。

        動畫之“輕”:鄰家少年 賽馬稱王

        《格薩爾》史詩被稱為“西藏民俗文化的百科全書”,如何將這部百科全書以及“世界最長史詩”拍成100分鐘的電影?

        路奇說:“制作動畫片需要由繁到簡,將本來復雜的東西簡化?!彼选昂喕惫ぷ鹘唤o了編劇兼制片人路武楠,后者找來多年好友王運生一起操刀劇本。

        王運生接受《中國新聞》報采訪時介紹,《格薩爾》的結構可分為“天神降臨”“賽馬稱王”“四方征戰”“回歸天國”四部分,電影選取了截至“賽馬稱王”的這部分內容:少年覺如與母親遭誣陷后遠走他鄉,在新的部落,覺如學會了降妖伏魔之術,并在為母尋藥和抵御魔族的磨煉中逐漸成長為曠世英雄“格薩爾王”。

        接手這部電影的編劇工作后,王運生翻閱了大量資料?!笆吩妰热菔呛A康?,但萬變不離其宗。電影要選取其中最打動人心的元素,展現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運。所以,改編時最重要的是寫出一個有血有肉的主人公?!?/p>

        如何寫出英雄的“血”與“肉”?王運生的看法是,“格薩爾王是天神下凡,無所不能,戰無不勝。但電影中‘生而全能’的主人公會和觀眾產生距離感。所以劇本將主人公的成長過程設置得充滿艱辛,并適當弱化一些,讓他像鄰家小伙伴一樣,既可愛又勵志,觀眾才更容易與他建立情感連接”。

        王運生認為,此次改編最大的挑戰,是既要獲得熟悉格薩爾王的觀眾認可,又要讓不熟悉格薩爾王的觀眾喜歡。因此,改編時首先要做到尊重史詩故事,其次要在細節上準確地還原藏族的民俗。

        為此,制作方找來專家學者幫忙把關細節,并在改編時加入冰山雪蓮、藏紅花、佛手參作為“雪域三寶”來串聯故事情節,既有藏族特色,又增加了神秘感。王運生說,“我相信這些內容可以得到那些了解格薩爾王的朋友的認可”。

        文化之“美”:深植雪域 畫風獨有

        路奇從沈陽魯迅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后進入長春電影制片廠擔任美術設計,參與拍攝過《末代皇后》《武則天》《康熙王朝》等歷史大戲,曾憑借國內首次電影、電視劇“套拍”的《楊貴妃》《唐明皇》獲得金雞獎和飛天獎的最佳美術獎。當導演后,他拍攝了弘一法師傳記電影《一輪明月》、神話劇《媽祖》、戰爭劇《東方戰場》及年代劇《一代洪商》等,對現實題材和神話題材都駕輕就熟,對于美術設計更是有著嚴格的要求。

        創作格薩爾王的動畫電影時,路奇帶領制作團隊赴西藏采風,經過反復研究,選擇了藏族傳統藝術唐卡的美學風格作為影片的“底色”。

        “唐卡的風格最適合,因為它與這個故事的根系都深植于同一片雪域高原?!甭菲嬲f。

        以獨特藝術風格聞名業界的漫畫家、設計師陶沖負責本片的角色設計和道具設計。他向本報記者回憶創作過程時笑稱,“一開始導演讓我們去采風,我還想去不去都行,不去我也能畫出來。但導演說必須去”。

        一到藏區,陶沖就被純凈的美景所震撼,慶幸自己還好來了?!澳切﹫D騰帶來的視覺沖擊,那些用牛角制作的樂器帶來的聽覺感受,那些紡織品的觸感,印刷品的油墨氣味……這一切到當地才能真切體會到。它們的美妙無法言說,根本不是在網上看照片能感受到的”。

        當地唱經人唱誦的格薩爾王故事讓陶沖印象深刻,“光一個馬鞍就能唱三天三夜,因為有太多美好的形容”。

        在各方支持之下,制作團隊最終呈現的成片讓路奇感到滿意?!斑@部電影的風格是獨一無二的,我們開創了自己的畫風,開創了自己動畫語言。當然,我們也是幸運的,因為這種開創是在傳承中國文化的基礎上獲得的。如果沒有文化土壤,我們不可能創作出這部電影?!?/p>

        (完)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啊

      <address id="1v17j"></address>

          <span id="1v17j"></span>
          <listing id="1v17j"><listing id="1v17j"><menuitem id="1v17j"></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v17j"><nobr id="1v17j"><meter id="1v17j"></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1v17j"><form id="1v17j"><listing id="1v17j"></listing></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