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v17j"></address>

      <span id="1v17j"></span>
      <listing id="1v17j"><listing id="1v17j"><menuitem id="1v17j"></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v17j"><nobr id="1v17j"><meter id="1v17j"></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1v17j"><form id="1v17j"><listing id="1v17j"></listing></form>

      逆向考研的名校生:從985到“雙非”,與自己和解

      分享到:

      逆向考研的名校生:從985到“雙非”,與自己和解

      2022年10月25日 03:50 來源:成都商報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逆向考研的名校生 從985到“雙非”,與自己和解

        近日,武漢科技大學披露了“逆向考研”數據:在2022級的研究生中,有159人本科畢業于雙一流院校,其中不乏同濟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山大學等名校本科生。

        這并非孤例,今年各地不少“雙非”高校的研究生生源里頻現“名校本科生”的身影。昆明理工大學2022級研究生新生中,有92名本科來自985高校,包括北京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這四所C9高校。在深圳大學全日制碩士研究生生源中,來自“雙一流”高校及本校的生源占41%,亦有不少北京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等名校學生。

        在“人往高處走”的世俗之見中,放棄名校光環對他們而言是否意味著失???在唯名校論的社會風氣下,他們如何調試自我、如何做出忠于本心的抉擇?

        為自己喜歡的事拼一把

        在上海理工大學讀研一的齊貝林不認為自己的選擇是被動的。為了踏進現在專業的大門,她輾轉了三年。

        齊貝林本科就讀于中國農業大學機械設計、制造及自動化專業,因為是理科生,2015年高考后,她順理成章地選擇了工科專業,這本該是人生再正常不過的成長軌跡,最終卻演變成一條錯誤的路。

        進入大學后,她逐漸感受到自己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她喜歡讀人文社科類書籍,參加校園媒體的工作。她“像一個異類”闖入了工科的世界,雖然環境不“卷”,但她總開心不起來,只想熬完大學四年,對未來也沒有考量。

        2019年本科畢業后,她先是加入了考公大軍。經過五六次失敗后,齊貝林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不如去考新聞傳播專業,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拼一把”。

        2020年,齊貝林以中國傳媒大學為考研目標,備考了三個多月,但連復試的入場券都沒拿到。第二次考研,她開始降低預期,“一開始有架子在,覺得自己是985重點大學畢業的,必須要選一個更好的(學校)。經過第一年的捶打,心氣沒那么傲了,不會把985或‘雙一流’放在第一選擇了”。

        至少,不論向上或向下流動,考研讓人能延展出新的可能和不同以往的就業選擇。

        本科畢業于蘭州大學的代代,今年“上岸”了青島大學臨床病理學研究生,現在正在某三甲醫院進行并軌規培。代代說,以后,她可以從事病理學科相關工作,不用再在臨床方向做不喜歡的事了。

        在高考填報志愿時,父親覺得學醫有利于就業,他把代代所有的填報選項都填成了臨床醫學,于是“痛苦和卷”構成了代代對本科生活的所有回憶。一方面,同學之間激烈的競爭讓她喘不過氣;另一方面,雖就讀于臨床專業,但她從心里抗拒臨床相關操作,她無法接受拿針在清醒的人身上做穿刺等醫療操作。

        2021年,在考研本校失敗后,代代回到家鄉的一個三乙醫院工作。在醫院輪轉時,她依然逃不掉必要的臨床操作。她性格內向,同事之間的人際關系也令她困擾,這一切都推動她備戰第二次考研。在擇校時,代代也考慮過985、211院校,但邊工作邊考研讓她無力分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備考。她從小生活在內陸地區,這一次,她想去海邊看看。在一眾臨海城市中,她選擇了醫學專業相對不錯的青島大學。

        “考上比考好更重要”

        同學們不是保研清北,就是留學名校,人往“高處”走,在2020年被調劑到某“雙非”高校學新聞傳播的石雪也有過類似的失落感。

        石雪曾在某“雙一流”高校學海洋學,盡管也是調劑的專業,但海洋學宏大又神秘,讓她覺得很有趣。但這一學科的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不算受青睞,前輩們的出路不外乎兩種:繼續往上讀,或考公進入體制內。她本科時成績中等偏上,離保研的距離很近,跟著做過不少科研項目,也發過論文,如果考研本校,有不小的把握。但石雪看見同實驗室讀博的學長學姐們不少需要延遲畢業時,還是決心跨考一個便于就業的方向。

        第一年考研,她離北大的分數線差了十幾分?!吧习丁睙o望后,她也試圖找工作海投,過了不少公司的初篩,“但只要看到專業,基本上都把我Pass掉了”。在找工作的過程中,石雪覺得自己的名校光環“好像破碎了”。

        在見識過壓力后,石雪積極準備調劑。一開始,她看了很多985學校的調劑招收,發現這些學校的調劑要求十分嚴苛,于是她一步步降低預期,一層層向下篩選,從985到211,一路下滑到“雙非”。

        身邊有優秀的同學去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帝國理工等名校,而她接受了一所沿海城市“雙非”高校的錄取。她想,身邊人或多或少會關心自己去一個比原來學校差的地方,過得如何,為了避免這種窺探,研一一開學,石雪就關閉了朋友圈,不再關注別人也不接受別人的關注。

        實際上,“形勢嚴峻”是近年來考研大軍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據教育部公開數據,2016年以來,我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報考人數呈不斷上升趨勢,其中2022年全國報考人數為457萬,較2021年增加21%。另據高途發布的《高途大學生考研白皮書》,我國雖不斷加大碩士研究生的招生力度,但隨著報名人數不斷增長,總體的報錄比依然走低。2022年,全國457萬人考研,而院校的計劃招生人數約為110萬人。

        重壓之下,能“上岸”似乎已經足以讓考研人群慶幸。

        “考上比考好重要”,像其他逆向考研者一樣,陳雨還在追逐一個確定的結果。今年是她考研的第三年,經歷過兩次報考中科院失敗后,本科畢業于河海大學土木專業的她,今年決定報考某“雙非”高校的心理學專業。這三年間,她看著心理學的分數線逐步上漲,“第一年國家線是330分,去年已經漲到350了,接下來可能還會漲”。

        脫離名校光環,開始追尋個體意義

        名校光環固然能讓學生與學?!芭c有榮焉”,但有時也會令人迷失在集體的榮譽中。脫離“名校光環”,是不少考研人認識自我、探尋內心底氣的第一步。

        來到上海理工大學后,齊貝林感覺很滿意。心儀的城市、喜歡的專業、志趣相投的同學,這一切讓她覺得自己終于踏上了正確的軌道?!拔易非蟮牟辉偈且粋€好大學的名號,我想真真正正學點自己想學的東西?!?/p>

        齊貝林說,上海理工最吸引她的點是“工文結合”的辦學理念,雖然在新聞傳播專業,但在課程學習中,她還是會和數據、編程打交道。她在本科就學過編程,這給她帶來優勢。

        “沒有落差是不可能的?!贝f,在得知順利“上岸”的那一刻,自己感受到的并不是喜悅,而是擔憂和焦慮,尤其是看到本科同學二戰“上岸”985后,她有些后悔自己當時為什么沒有再勇敢一些。不過很快,這樣的失落就被青島的海風、充實的生活沖淡了。

        在剛剛入學時,石雪曾偷偷加入豆瓣“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并給自己貼上了“失敗者”的標簽。入學后,與自己和解的過程并沒有她想象中的艱難和漫長。石雪發現,身邊的同學和自己經歷類似,“很多人都是調劑過來的,都很優秀,不只是你一個人這樣”。讀研后,石雪最大的感受是,她不再關注學校光環帶來的榮譽感,取而代之的是思考個人價值的實現和個體意義的追尋?!皩W校不再是我身上的一個名號,我會更多地思考自己能做什么,而不是名校光環能帶給我什么?!?/p>

        對張盈來說,從北師大調劑到首師大并未使她產生強烈的落差,反而讓她離理想的教師職業更近了一步。進入首師后,她的專業是語文教育,是當老師的對口專業,期間研究生導師還為他們聯系了“海淀六小強”中學的實習。

        在研究生生活中,張盈學會了平衡學習和生活,還談了戀愛。她不再像本科時那樣,總被焦慮裹挾著,把每天安排得滿滿當當的?,F在,她想有張有弛地度過每一天。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陳怡帆 杜玉全 實習生 李迎

        (成都商報)

      【編輯:朱延靜】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啊

      <address id="1v17j"></address>

          <span id="1v17j"></span>
          <listing id="1v17j"><listing id="1v17j"><menuitem id="1v17j"></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v17j"><nobr id="1v17j"><meter id="1v17j"></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1v17j"><form id="1v17j"><listing id="1v17j"></listing></form>